忆外婆

风钟

这几天,天津气候变化无常,不少人得感冒,我也不例外,喉部不适,偶尔咳嗽,但不发热。同学们纷纷都吃药,我没吃药,对药有一种淡淡的抗拒感。有病就应该及时吃药,但我知道药物对身体有害处,毕竟是药三分毒,所以能不吃药就尽量不吃,由其慢慢恢复—-尽管很慢。

每当看到药物,不管是中药还是西药,都会让我想起一个人:我的外婆—-虽然她已离开我们整整八年。

儿时,外婆外公都居住在上海,所以每年过春节时父母都带我去上海看望外婆和外公。有一次,我很不适时地发高烧。当时是深夜,外婆和妈妈仔细看看我的病情,于是妈妈抱起我,而外婆则拿起针筒,要亲自给我打针。外婆曾在一家工厂做过护医,有护士的经验。我一见到针筒,吓的大哭起来,拼命挣扎,不愿意让这针扎进我的屁股。不过,最后还是在爸爸的帮忙下,外婆完成打针,而我大概因为不断挣扎,消耗不少体力,很疲惫,当时记得眼里充满白炽灯所发的黄色灯光,还有几个人影,很快就昏昏入睡。第二天,病情好多了。

后来父母把我送到上海去上幼儿园,托外婆外公照顾我,然后回老家继续工作。我一下子无法适应父母不在身边的环境。上学时可以和同龄人一块玩。放学后,我孤身一人,没人陪我玩,很苦闷。所以放学后我独自完成作业后,搬小板凳放到阳台上,站在板凳上,两臂摆在阳台护栏上,独自一人思念父母。这时外婆常常走过来,问我想吃什么,于是我脱口说出菜名,外婆就给我烧,还常常给我买零食。还拉我陪她看电视,我记得当时看的是日本动画片《奥特曼》,外婆模仿奥特曼的战斗姿势,很逼真。外婆那么做,是不想让我孤单。

后来,父母就接我回家,在老家上幼儿园,我开心不得了,可以和父母在一块。但还是定时去上海。有一晚,我看到外婆自己弄些药物,就过去看看,哦,好多的五颜六色的药品啊。外婆正在取药,把取出来的药统一放到一个很小的透明塑料盒里,然后随温开水一口吞下。我对外婆取药过程感到兴趣,就叫外婆让我来帮她取药。就这样,每次晚饭后,我和外婆坐在一块,我拿药瓶,问外婆这药要几片,外婆报数字,我就按数字取出来,认真地放到塑料盒里,然后再拿其他药瓶子。这些药的形状真多,除了平常的圆形和椭圆形,还有三角形,球形—–这让我大开眼界。过几年后,外婆吃的药更多了,我也比以往更忙一些,盛药的塑料盒,也从一盒上升到两盒,但我当时很高兴,因为我做的事时间比过去更长。还有,外婆也开始喝中药,我尝了一小口,好苦啊,连忙吃甜糖才没事。

再后来,外婆住院了,我们全家去看望她,她精神还不错,能和我们谈话。98年6月,正值我小学毕业考试前期,学习上比较忙,外婆却在这时因肺癌晚期不幸地离开我们。父母去上海办丧事,而我则留在爷爷奶奶家,准备考试,没有参加外婆的追掉会。

外婆虽然离开我们八年了,但我却从来没去过她的坟墓看看,只有通过照片才知道外婆坟墓的样子,对此事,我很愧疚。

外婆,你在天堂过的还好么?

发表评论

①对话的目的是寻求真理,不是为了斗争。②不做人身攻击。③保持主题。④辩论时要用证据。⑤不要坚持错误不改。⑥分清对话与只准自己讲话的区别。⑦对话要有记录。⑧尽量理解对方。——哈维尔《对话守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