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手无名指: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今天学校组织体检,和往常一样,无非是视力、验血等等一些常规检查。

验血,我虽不怕,但那种一瞬间的刺痛感,令人很讨厌。每次验血时,我都下意识地伸出左手无名指。因为听大人说,在十指当中,只有左手无名指所受的疼痛感最小,还有左手平常不怎么做事,只有右手才经常使用。就这样,左手无名指当之无愧成为牺牲品。

医务人员拿出钢针,用酒精棉花擦了擦无名指,迅速的刺下去,我浑身不禁轻微的抖了一下。“十指连心”,原来就是这滋味,怪不得刺破指头是古代刑罚之一。

完了后,我看看指头的情况,还是有一点点的血缓慢流出,用干棉花摁一下。那无名指指头上的血液,仿佛在向我诉说: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