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水痘在一起的日子

  (一)
  从医院回来,班长叫我回宿舍,
  整理生活用品,因为要被隔离。
  抱着一堆生活用品,敲了敲116室的门。
  门开了,里面的人看到我和手上的东西,
  笑着说:“欢迎,我有伴了。”
  我苦笑着进去。116室就我们两人。
  区别的是,我要在里面待一段时间,不能出外;
  而他,则快要离开这里——他看上去恢复的很好。
  我开始像《绞刑架下的报告》里的主人公,
  在宿舍里来回走,并数着脚步。
  从门口到窗户,是十步;
  从窗户到门口,也是十步。
  不舒服就躺在床上,望着窗户,
  由于水痘不能吹风,也不能晒太阳,
  窗户被蓝色窗帘拉上,
  整个房间充满蓝色味道。
  不能随便吃东西,不能和同学见面。那种感觉,
  就像天使在广阔天空里飞翔,
  突然一日翅膀被人偷走,
  无法飞翔,失去自由自在的感觉,
  那种滋味别提有多难受。

  (二)
  火车在往家乡方向的铁路上匀速行驶,
  “感觉还好吗?”爸爸放好行李后,关切地问,
  “还好,没什么不适。”我轻声回答。
  画有两只可爱的麦兜猪的蓝色口罩,
  罩住我的下半脸,至于上半脸,
  则交给我那还没来得及剪的长发去掩挡。
  在蓝色口罩和有点蓬乱的长发双管齐下的掩护下,
  倒也没太多人注意我,就是注意也不过看几眼而已。
  在去洗手间的走道上,
  我像一只小小老鼠,快速轻巧地走,
  心里祈祷洗手间此时是没人的,
  好让我可以不用等人就迅速窜进洗手间。
  但事与愿违,那儿里面有人,
  不仅如此,外面还有一名中年男子,
  正在慢吞吞抽烟,等着······
  我只好等着,那位中年男子边抽烟边看我,
  忽然问我:“怎么啦你?你还好吧?”语气里尽是关心
  我想,如果实话实说,不太好,怎么说才好呢?
  “花粉过敏,老毛病了,只不过这次严重了点。”
  我小心地回答他的问话,生怕他看出来。
  他正想继续问时,有人从洗手间出来,
  我说你先去吧,中年男子说还是你先去吧。
  我不客气地进去,心如兔子乱跳。

  (三)
  火车缓缓驶在洒满阳光的铁路上,
  坐在靠窗的位子,任凭阳光抚摸肌肤。
  返校后,大家对我的回来都很高兴,
  那种感觉,如同“王者归来”。
  班长说:得过就好,以后永久免疫啦!
  忽然间,我认为我不是“王者”,
  而是日本动画里的“圣斗士”,
  因为他们的经典台词之一是:
  对圣斗士用过一次的招数第二次没用。
  一日,上课中,
  在课本上做笔记,后面有人拍拍我的肩膀。
  “什么事啊?”
  “你的水痘还没好啊?”他指了指我前臂上的印记。
  “早好了,那是留给我的纪念品。”
  “去打磨皮肤吧,最近不是流行这吗?”
  其实不用,这样也好,至少看到这些印记,
  就会让我忆起五月中难忘的三周。
  很幸运的是,水痘只在我脸上留下两三个印记,
  其余的均在四肢和身躯,再次谢天谢地。

4 Comments

  1. 现在好了么?没多大点事呢.还被隔离了?
    真可怜.我哥们出水痘,请假回来了,我还陪他玩陪他打针!
    都好好的呢!!!你能长那么多啊????真痛苦!

发表评论

①对话的目的是寻求真理,不是为了斗争。②不做人身攻击。③保持主题。④辩论时要用证据。⑤不要坚持错误不改。⑥分清对话与只准自己讲话的区别。⑦对话要有记录。⑧尽量理解对方。——哈维尔《对话守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