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得见的与看不见的》有感

几个月前,在偶然的情况下看到中国经济学者薛兆丰的一篇博文:“看得见的”与“看不见的”,才了解法国人巴斯夏[维基百科]写的《看得见的和看不见的》(“What Is Seen and What Is Not Seen”)这本书,觉得它应该可以解答我心中的小小疑问。于是网上搜索,搜得一中文版的 PDF 文件,扫描质量实在不敢恭维,但这丝毫不影响我对它的阅读热情,因为书写的太棒了。读毕,长时间留在心中的小小疑问,就这样轻松的烟消云散。大师就是大师,高深的思维,通俗的文笔,巧妙无缝地结合在一起,既使它是1850年发表的作品,经历一百六十多年的时间洗礼,仍不过时。

在说读后心得之前,先说说那个小疑问吧。2010年底,单位发东西,每人一箱苹果和一箱梨。这是个很平常的事,却因为这些苹果和梨是“扶贫计划”中的一个产品而变得有些与众不同。扶贫计划,就是一些贫穷地区种出来的东西,政府优先采购,帮他们渡过难关,这本应该是件好事。虽然我明白,但总有什么地方不对劲,苦于当时学识浅溥,说不出个理由。那种感觉,就像初级水平的翻译者,明明看得懂外文,但要把它们翻成熟悉的母语,却心里堵得慌,犹如想张口说话,舌头不受自己控制。

现在,看完此书后,那种堵得慌的感觉消失了,舒畅无比。为了让思路理的更清晰,我分两部分来写,这两部分按看得见的和看不见的来写。

看得见的

我们

这里的“我们”,指的是苹果和梨的收受人。单位发东西,我们不花钱就得到苹果和梨,这是一件好事。

政府

政府拔款的,出资的,买贫穷地区种出来的农产品,有利于政府的正面形象,也能帮助贫民渡过难关。

贫区农民

和前面说的“我们”一样,是这些苹果和梨的直接受益人。不同的是,“我们”并没有直接资助他们,而是政府来资助他们。

看不见的

我们

还是“我们”,咦,前文说到“我们”是受益者之一,怎么也会有非受益的一面呢?由于单位直接发给我们,我们没有选择的余地,只有被动地接受水果,无论它们的质量好坏。确实如此,发的箱子,里头分上下两层,上层的个头大,味道好;下层的个头小,味道次。如果由自己直接去市场或超市购买的话,保证个个是好品。

政府

政府花了一笔采购水果的钱,势必在其他方面上缺钱。就像总量是恒定的1,在 A 上花0.8,那么在 B 上只能花0.2。

贫区农民

如果扶贫计划是长期的,对他们是一种长期的帮助。可是会不会是由于这种缺乏市场竞争力的环境下,他们不太会刻意种出好品质的水果呢?他们也许会想:反正有政府来采购我们的水果,只要别种的太差就行。

水果贩子

我们不花钱不费力直接得到水果,那些水果贩子们的水果销售会有影响,无论他们的水果质量如何。

非贫区农民

我们直接得到水果,不再从水果贩子那儿买水果,或者购买量变少,影响水果贩子的销量,再进一步影响他们从非贫区农民进货,最后没人种水果。如此恶性循环,最终还是我们得不到好处,因为以后想要吃到好品质水果的机会变少。

结论

说了这么多,一句话就可以概括:看得见的收益,看不见的损失。

就像杂技演员,魔术师,运动员等等,我们看到他们在台上的无限风光,却看不到他们在台下为此付出难以想象的努力,“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这个又可以概括为看得见的成功,看不见的努力。

这世界上有太多太多的看得见的与看不见的。只要多观察,多思考,就可以在生活中平凡无比的小事中看出大世界。要像经济学家那样去观察并思考这个世界,这话说的没错。不是要大家去学经济学,而是培养一种思考方式,碰到一件事,要看到它的一面,也要看到它看不到的一面。前者容易办到,因为直观,即刻生效;后者异常困难,必须经过一段时间才能显现出来,等到显现出来后再补救往往太晚。所以,在这里,经验和远见尤为重要。

最后,这本《看得见的与看不见的》,是本很有意思的书,全文很短,才三万多字,短而精炼,值得推荐。

One Comment

发表评论

①对话的目的是寻求真理,不是为了斗争。②不做人身攻击。③保持主题。④辩论时要用证据。⑤不要坚持错误不改。⑥分清对话与只准自己讲话的区别。⑦对话要有记录。⑧尽量理解对方。——哈维尔《对话守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