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想要什么》读书笔记

看完凯文凯利的《失控》,又翻阅他另一本作品:《科技想要什么》。

对全书有三个地方印象颇深,摘录出来以作笔记。

计算机芯片能量流密度高于太阳(第四章 外熵的扩展)

宇宙间所有持久事物中,从行星到恒星,从雏菊到汽车,从大脑到眼睛,可以传导最密集能量——每秒钟通过1克物质的最大能量——的物品就在笔记本电脑的核心。这有可能吗?与流过太空星云的微小能量相比,恒星的能量密度是巨大的。但引人注目的是,比起草本植物内部的密集能量流和活跃度,太阳的能量密度相形见绌。尽管太阳表面能量超强,但它的质量极大,寿命达100亿年,因此作为一个整体系统,太阳每秒每克的能量流小于吸收阳光能量的向日葵。

一颗爆炸的核弹拥有的能量密度远高于太阳,因为前者是不可持续的失控的能量流。百万吨级核弹会释放10的17次方尔格能量(尔格,能量单位,1焦耳=10的7次方尔格),这个数字是巨大的。可是这种爆炸的全部时间只有0.000006秒的超瞬间。因此,如果“分摊”一次核爆炸,使其能量释放时间为整整1秒,而不是微秒,那么它的能量密度会下降到只有每秒每克10的11次方尔格,这大约是笔记本电脑芯片的能量密度。就能量而论,奔腾芯片也许更适合被视为爆炸速度非常缓慢的核弹。

穿过科技的能量流比动物的还要强大。用每克每秒的焦耳(或者尔格)数来度量的话,高科技设备长时间积聚的能量是最多的。下图所示的能量密度图——由物理学家埃里克•蔡森编辑——最右端显示的是计算机芯片。它通过细微电路传导的能量流密度高于动物、火山或太阳。这种微型高科技产品是已知宇宙中最具活力的事物。

what technology wants      ▲能量密度变化曲线。图中按能量流密度大小排列大型复杂系统。

看到这段,感慨电脑 DIY 玩家真了不起,特别是 CPU 超频玩家。 CPU 芯片能量流密度如此巨大,玩家们仍乐不此疲地让它们冲破极限来运作。如果他们也在看这本书的话,一定也会感到很骄傲吧:“哟哟哟,没想到我居然在玩弄这么牛逼的玩意儿~”

想法第一人不一定是应用第一人(第七章 趋同性)

丹尼•希利斯,另一位博学之士和多产发明家,是创新原型商店“应用思维”的共同创始人,这也是一个点子工厂。也许你会从名字上猜测,他们雇用聪明人开展发 明创造。企业的宣传词是“大主意小公司”。和麦沃尔德的知识风险公司一样,他们在交叉学科领域创造大量理念:生物工程、玩具、计算机视觉、游乐车、军事控 制室、癌症诊断和绘图工具。有些理念以原版专利的形式出售,其他则扩展为机器实物和操作软件。我问希利斯:“你们的点子中各有百分之多少是后来发现有人先 于你们想到、与你们同时想到甚至在你们之后想到的?”希利斯用了一个比喻作为回答:把同步性倾向比做漏斗。他说:“也许有数以万计的人同时想到同一发明的 可能性,但10人当中不到1人会设想如何实现。在那些思考过怎样实现的人中,只有1/10真正详细考虑实际细节和具体方案。而在这批人中,又只有1/10 将构思付诸行动并长期坚持。最终,怀有相同想法的数万人当中通常只有1人使这项发明成为文化的一部分。在我们的实验室,我们按照预期的比例开展上述所有层 次的探索。”换句话说,在概念阶段,同步性无处不在、不可避免,你的聪明点子会有很多共同渊源。每提高一个层次,共同渊源就会减少。当你努力将一个主意引 入市场时,也许会感到形单影只,但你不过是由其他拥有同一想法者构建的大金字塔的塔尖。

what technology wants      ▲发明的倒金字塔。随着时间流逝,每个层次涉及人数减少。

任何理智的人看到这样的金字塔,都会说灯泡投入使用的可能性为100%,尽管爱迪生成为发明人的概率仅为1/10000。希利斯还指出另一个后果:具体操 作过程的每个阶段可以招募新人,从事后期艰苦工作的人也许不包括最早的理念先锋。考虑到人数减少幅度之大,这些数字表明,这样的可能性不大:将该发明投入应用的第一人也是持有该想法的第一人。

相同的发明,不一定是抄袭(第七章 趋同性)

根据考古证据,吹箭筒被发明了两次,一次在美洲,一次在东南亚岛屿,外界对这两个偏远地区一无所知。这种高度隔离使吹箭筒的产生成为两个无关联地区趋同发明的典型案例。不出意料,这两个地区箭筒的设计相似——中空管,通常切割成两半绑在一起。它其实是竹管或植物块茎做成的管,简单得不能更简单了。值得注意 的是组成吹箭筒的发明和创新几乎完全一致。美洲和亚洲部落都使用同种类型的带纤维衬垫的飞镖,末端都涂抹了令动物致命但不污染肉质的毒汁,飞镖都装在羽毛管里,防止有毒的镖尖刺伤皮肤,发射飞镖时都做出类似的特殊姿势。管越长,轨迹越精准,但瞄准时抖动也越大。因此,美洲和亚洲猎手的持管姿势都经过训练: 双手靠近嘴,肘部向外,小范围旋转管的发射端。每转一小圏,镖尖会短时间瞄准目标。这样,精准度就不过是优雅地选择发射时机的问题了。这一整套装置两次出现,就像在两个世界发现的双胞胎。

what technology wants      ▲吹箭筒文化的相似点。亚马逊(左)部落的箭筒射击姿势与婆罗洲(右)部落比较。

这一段,本人深有体会。以前本人曾有一个不错的想法,还自鸣得意认为只有自己想出来。后来上网一查,人家想出来了,还比我早。

“你想到的,别人早想到的了”挺有道理。乍一看,这句话挺打击人的,不过想归想,做归做,说不定想,人家是第一个的;做,你是第一个。

所以,想法是否相同不重要,先做起来再说吧。

发表评论

①对话的目的是寻求真理,不是为了斗争。②不做人身攻击。③保持主题。④辩论时要用证据。⑤不要坚持错误不改。⑥分清对话与只准自己讲话的区别。⑦对话要有记录。⑧尽量理解对方。——哈维尔《对话守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