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做无痛胃镜的经历

2016年7月的某一天,在外面吃一顿大餐后,晚上胃开始不适,当时没多在意。接下来一周,是我胃部不适半年多时间中最不适的一周。胃胀,仿佛有人在胃里拼命打气,掀开衣服露出肚皮侧过身照镜子,可明显看到腹部鼓出一大块。一周后,胃胀消失。后来的感受,持续半年之久:吃辣咸的东西时胃部有刺痛感,像顽童拿大头针刺一下后快速移到另一个位置再刺一下,刺几下后就跑开;有时胃有很轻微的烧灼感,好似被放进一块刚加热的煤炭,这感觉早上起床后尤为明显。这胃病怎么发作挺奇怪的,我一年在外吃饭吃不了几次,也不抽烟不喝酒,一天规矩吃三顿,中间用水果当零食吃。

2017年4月,我觉得这么下去不是个办法,去医院看一下比较好。之前还指望它会自己好,半年多过去,虽没有恶化,但也没有好转的迹象。4月11日,在单位把上午必做的事做完后,就去医院。挂了消化内科的号,在候诊区排队等待,四处观望大厅的人群,再看看手中挂号单上的就诊序号,排到我估计要耗一小时左右。期间有一名女“聋人”拿着献爱心的资料请大家捐款。我之所以给聋人打上双引号,是因为我没办法确定她是不是真聋人,毕竟正常人也可以伪装成一名聋人。我觉得好像在哪见过她,却又不敢确定是否真的见过她。

轮到我了。和医生简单说了下,并向他表达我要做无痛胃镜的意愿,医生快速开了处方单子。排队快一小时,医生问诊前后五分钟不到,无奈……看了处方单子,上面只有普通胃镜,没有无痛胃镜,问医生是不是忘开无痛胃镜,医生说要去内镜中心找医生开无痛胃镜处方。

到内镜中心后,大厅依然坐满人,快11点了,他们没吃早饭撑到这个点也挺不容易。医生说预约到后天(4月13日),并问我有没有感冒之类的。开完无痛胃镜处方后,去交费。唰唰唰,大几百就这么流走,要不是有医保,我还真的会心疼。

下面两个处方单子,第一个是消化内科医生开的,第二个是内镜中心医生开的:

一、

HP快速检测(幽门螺杆菌)
一次性活检钳
利多卡因胶
内镜图文报告
电子纤维内镜
纤维胃十二指肠镜检查

二、

丙泊酚乳状注射液
无痛术检查
双氧鼻塞
一次性使用静脉留置针
贴膜
静脉输液

13日上午,我和我爸如期来到内镜中心,做无痛胃镜最好有人陪,至少在自己麻醉后有照顾。医生给我一小瓶类似营养液的瓶子,上面已插好细吸管,我拿过来一看是利多卡因胶,它是用来局部麻醉咽部、食道。一开始我觉得这是多余,因为我要做全麻胃镜,不会意识到痛苦。后来知道它可以暂时麻痹食管,方便医生插胃镜管子。我喝下后,味道有点凉有点苦,但不至于难喝。几分钟后以咽部为中心向外扩散麻痹感,此时无法做吞咽动作,舌头根部不灵活,却不影响说话。

护士在我右手手背上安置一根静脉留置针,方便以后注射麻醉药。这针只是戳进静脉里,塞上塞子防止血液外流。胃镜室的护士叫我,我进去后左侧躺在床上,护士问我胃什么情况,然后说没关系。另一名护士给我左手食指夹上心电监测器,鼻子插上输氧鼻塞,嘴巴塞上白色塑料口圈,这口圈起到撬开牙齿并阻止合上,方便医生插胃镜管子。我趁清醒时调整好口圈的位置并严实咬好。这位护士站在我身边,手里针筒已打进我手上的静脉留置针,等医生的命令。这个针筒里的就是丙泊酚乳状注射液,即麻醉药。此时我盯着眼前坐在椅子上的护士,医生说开始,护士开始推针筒,我手背感到一丝凉意,这股凉意还没到手腕,心里刚数到“1,2,3……”,人就直接睡过去了。

醒来时身在观察室,我爸站在旁边,才意识到胃镜已做好。喉部、食管、胃部都没有什么不适感,感觉上和没做一样,不得不佩服医生的操作技术真好,没有伤及它们。躺时感觉良好,坐起并下床行走时,双腿软绵绵,要不是我爸扶着还真走不起来。快速转头时,眼前景象晃动,眼球聚焦失灵。麻醉过程中,感觉和睡觉完全不同,睡过去和醒过来比较突然,就像开关一样,一开一关。知道麻药起效快,但没想到这么快,真的太快了!

在休息椅上坐一会儿,可以自行行走。我爸问检查报告出来没,回复还没有。过一会儿,还是没出来,护士叫我爸去问问给我做胃镜的医生是什么情况,才知医生忘记传过去。拿报告书一看,没有幽门螺杆菌,只是浅表性慢性胃炎,其它都好,于是医生开个普通胃药就完了。

走出医院,明媚的阳光洒在我身上,犹如圣光般照耀全身,感觉真好。

回到家,把键盘下的一张纸收起来放回抽屉里。纸上写的是一些银行卡信息和网上支付帐号信息,因为我之前了解到做无痛胃镜有一定的致死率,万一有什么事至少家人能找到这张纸并根据留下的信息把钱取出来。

发表评论

①对话的目的是寻求真理,不是为了斗争。②不做人身攻击。③保持主题。④辩论时要用证据。⑤不要坚持错误不改。⑥分清对话与只准自己讲话的区别。⑦对话要有记录。⑧尽量理解对方。——哈维尔《对话守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