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聊网页下中文排版的变化

我喜欢阅读,无论是以前在实体出版物上的阅读,还是现在通过电子设备上的阅读。长期的阅读,让我对排版的变化有所感兴趣。实体出版物的排版,从小到大基本没有什么变化;而电子设备上的阅读,可以切切实实地感受到排版上的一些小变化。我觉得有三个排版小变化比较有趣,可以拿出来说说。

 

引号

一般引号是“ ”和‘ ’,这是中国大陆《标点符号用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 GB/T 15834-2011)的规范用法。有些网文没有采用“ ”和‘ ’,而是采用「」和『』。后者对我来说并不陌生,简体竖排和繁体横竖排就是这么使用。

为何简体横排中,引号从“ ”变成「」呢?

先看两个例子:

他站起来问:“老师,‘有条不紊’的‘紊’是什么意思?”

他站起来问:「老师,『有条不紊』的『紊』是什么意思?」

这里暂时不讨论下一句引号用法在简体横排中是否规范。从阅读视觉效果来看,上一句的引号看起来是不是挺费劲?下一句的引号明显比上一句直观的多。

为何上一句的引号变成这样子?简单解释一下:

  1. 正常的网站会用UTF-8编码
  2. 正常的网站会把英文字体放最前,然后是中文字体

上述1和2一起会引发一个bug:Unicode里全角弯引号和半角弯引号是等价的,于是,全角弯引号会被西文字体显示成半角弯引号。于是,在浏览器里,就会是这样子。

这种用「」替代“ ”的变化何时开始,已无从可证。我是接受这种变动,中英文引号对我来说影响不大,毕竟文字最重要,标点是为文字服务的。

 

首行缩进与段落间隔

以前写过关于在WordPress下写文章如何实现首行缩进:《WordPress的三种首行缩进方法》,写此文时正值2009年,啧啧,没想到我这么早就关心首行缩进。记得当时挺多人愿意首行缩进,现在来看已没多少人愿意这么做了,连我自己也有时做,有时不做,嫌麻烦。

为弄清首行缩进的来历,特意查阅一些资料,有一篇文章讲的很有趣:《Jan Tschichold 关于段首缩进的讲义》。从中可知,首行缩进是为了区分段落之间,让读者明白哪一个是段落。现在,越来越多网文的段落之间用空行隔开,首行缩进的重要性大大减小。

在实体出版物中,首行缩进和段落不空行很常见,虚拟出版物则不一定严格遵循这种规则。虚拟排版物目前有四种排版方案:

  1. 首行缩进+段落不空行
  2. 首行缩进+段落空行
  3. 首行顶格+段落不空行
  4. 首行顶格+段落空行

为了更直观地显现这四种排版样式,举四个例子(例子取自维基上的《字体排印学》):

1.首行缩进+段落不空行

  可读性和易读性经常被混淆。可读性通常用来形容某种书面语言阅读和理解的容易程度——它关乎这种语言本身的难度,而非其外观。 影响可读性的因素包括词句的长度,以及文中生僻、过度专业性词汇的出现频率。
  与之相对,易读性描述的是排印文本阅读时的轻松和舒适程度。它和语言内容无关,却与印刷或文本显示的尺寸和外观联系密切。
  对易读性的研究涵盖诸多的因素,例如字号,字体设计(比如,衬线字体和无衬线字体,斜体和正体的区别),行长,行间距,色彩对比,右边界的设计(例如,右边界完全齐行vs简单的左对齐,以及是否采用连字符)。虽然对易读性的研究在19世纪晚期就已经发布,但普遍的共识是:人的阅读过程惊人的强悍,以至于几乎没什么明显的区别。因此比较研究衬线字体和无衬线字体,或者齐行与不齐行,到底哪个更好,始终无法得出定论。不幸的是,当印刷和显示技术发生巨大变革(如激光照排和PC屏幕显示)的时代来临时,易读性研究的风潮已经过去,导致(易读性研究)实际上成为了一种只具有“潜在价值”的研究。

2.首行缩进+段落空行

  可读性和易读性经常被混淆。可读性通常用来形容某种书面语言阅读和理解的容易程度——它关乎这种语言本身的难度,而非其外观。 影响可读性的因素包括词句的长度,以及文中生僻、过度专业性词汇的出现频率。

  与之相对,易读性描述的是排印文本阅读时的轻松和舒适程度。它和语言内容无关,却与印刷或文本显示的尺寸和外观联系密切。

  对易读性的研究涵盖诸多的因素,例如字号,字体设计(比如,衬线字体和无衬线字体,斜体和正体的区别),行长,行间距,色彩对比,右边界的设计(例如,右边界完全齐行vs简单的左对齐,以及是否采用连字符)。虽然对易读性的研究在19世纪晚期就已经发布,但普遍的共识是:人的阅读过程惊人的强悍,以至于几乎没什么明显的区别。因此比较研究衬线字体和无衬线字体,或者齐行与不齐行,到底哪个更好,始终无法得出定论。不幸的是,当印刷和显示技术发生巨大变革(如激光照排和PC屏幕显示)的时代来临时,易读性研究的风潮已经过去,导致(易读性研究)实际上成为了一种只具有“潜在价值”的研究。

3.首行顶格+段落不空行

可读性和易读性经常被混淆。可读性通常用来形容某种书面语言阅读和理解的容易程度——它关乎这种语言本身的难度,而非其外观。 影响可读性的因素包括词句的长度,以及文中生僻、过度专业性词汇的出现频率。
与之相对,易读性描述的是排印文本阅读时的轻松和舒适程度。它和语言内容无关,却与印刷或文本显示的尺寸和外观联系密切。
对易读性的研究涵盖诸多的因素,例如字号,字体设计(比如,衬线字体和无衬线字体,斜体和正体的区别),行长,行间距,色彩对比,右边界的设计(例如,右边界完全齐行vs简单的左对齐,以及是否采用连字符)。虽然对易读性的研究在19世纪晚期就已经发布,但普遍的共识是:人的阅读过程惊人的强悍,以至于几乎没什么明显的区别。因此比较研究衬线字体和无衬线字体,或者齐行与不齐行,到底哪个更好,始终无法得出定论。不幸的是,当印刷和显示技术发生巨大变革(如激光照排和PC屏幕显示)的时代来临时,易读性研究的风潮已经过去,导致(易读性研究)实际上成为了一种只具有“潜在价值”的研究。

4.首行顶格+段落空行

可读性和易读性经常被混淆。可读性通常用来形容某种书面语言阅读和理解的容易程度——它关乎这种语言本身的难度,而非其外观。 影响可读性的因素包括词句的长度,以及文中生僻、过度专业性词汇的出现频率。

与之相对,易读性描述的是排印文本阅读时的轻松和舒适程度。它和语言内容无关,却与印刷或文本显示的尺寸和外观联系密切。

对易读性的研究涵盖诸多的因素,例如字号,字体设计(比如,衬线字体和无衬线字体,斜体和正体的区别),行长,行间距,色彩对比,右边界的设计(例如,右边界完全齐行vs简单的左对齐,以及是否采用连字符)。虽然对易读性的研究在19世纪晚期就已经发布,但普遍的共识是:人的阅读过程惊人的强悍,以至于几乎没什么明显的区别。因此比较研究衬线字体和无衬线字体,或者齐行与不齐行,到底哪个更好,始终无法得出定论。不幸的是,当印刷和显示技术发生巨大变革(如激光照排和PC屏幕显示)的时代来临时,易读性研究的风潮已经过去,导致(易读性研究)实际上成为了一种只具有“潜在价值”的研究。

从视觉效果来看,如果让我给它们排座的话,我会这样排:2>4>1>3。2方案(首行缩进+段落空行)的排版在视觉上充满呼吸感,令读者从容自在,但也苦了写者,需要花时间排版。3方案(首行顶格+段落不空行)则仿佛向读者大声喊:不要读我!不要读我!不要读我!让读者的眼球感到不安,无所适从。综合来看,在视觉美观和排版便捷中取得最优方案的就是4方案(首行顶格+段落空行)了。你正在看的本文就是采用这种方案(如果你有耐心看到这儿的话)。

 

中英文混排情况下中文与英文(数字)的空格

下面两个例子,哪一个读起来舒服?(例子取自维基上的《Google》)

1997年9月15日,两人注册了Google域名。1998年9月4日,佩奇和布林在加州门洛帕克一位朋友家的车库内创建了Google公司。

1997 年 9 月 15 日,两人注册了 Google 域名。 1998 年 9 月 4 日,佩奇和布林在加州门洛帕克一位朋友家的车库内创建了 Google 公司。

我认为第二句读起来舒服,数字和英文在中文中更易辨读。我以前也这么干,一个一个地在英文或数字两边敲空格,真心觉得好累。读者爽,写者不爽;写者爽,读者不爽;写者和读者一起爽,还真不容易,这种东西看习惯吧。

通过上面说的三种排版小变化,深知排版是个博大精深的学问,也对那些博客上有精美排版的博主充满敬仰。我不是一名很勤快的人,精细的排版做不来,目前排版风格为:引号采用英文引号,段落排版采用首行顶格+段落空行,中英文混排下不空格。呃,就这样吧。

最后,推荐一篇有关中文排版的文章,几乎集中所有中文排版的精华:《当我在排版时,我在思考什么?》(打不开的话可以点击备用网址:微信网页版)。

 

延伸阅读

《可能吧公众号的文章是如何排版的?》
https://kenengba.com/post/3507.html(打不开的话点击微信网页版

十項讓長文章更容易閱讀的原則
https://wanderer.tw/%E7%B0%A1%E5%96%AE%E5%81%9A%E5%A5%BD%E4%B8%AD%E6%96%87%E6%8E%92%E7%89%88/

Type is Beautiful(Type is Beautiful 是一个关于文字设计和视觉文化的媒体计划。关注的话题包括字体、排版、平面设计、公共设计、技术和视觉文化。)
http://www.typeisbeautiful.com/

《中文排版需求》(Requirements for Chinese Text Layout)
https://www.w3.org/TR/clreq/

发表评论

①对话的目的是寻求真理,不是为了斗争。②不做人身攻击。③保持主题。④辩论时要用证据。⑤不要坚持错误不改。⑥分清对话与只准自己讲话的区别。⑦对话要有记录。⑧尽量理解对方。——哈维尔《对话守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