聋的由来

(一)

很久很久以前,天界有两条龙。一条叫昽,另一条叫胧,它们是夫妻,一对很恩爱的夫妻。
玉皇大帝的生日即将到来,天界开始筹备玉皇大帝的生日会。太上老君用来献给玉皇大帝作为生日礼物的“九转金丹”也到了炼丹尾声,即将完成。

太上老君吩咐昽和胧一项任务:从炼丹原料房拿两瓶花瓶,带到炼丹房交给太上老君。
昽和胧按照太上老君的嘱咐,一人一瓶,在去炼丹房路上有说有笑。路上偶遇到处溜达的弼马温孙悟空,相互打个招呼,就此别过。
胧笑道:“相公,这猴子好像还不知道弼马温是个什么样的官,还认为这官位很了不起,得意洋洋呢。”
“这话你可以说,但别让他听到。他要是知道,还不知会做出什么事来。他那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还有,别叫他猴子,人家是有名字的。”昽瞪了胧一眼,低声道。
“是是是,相公嘱咐的是。”胧收起笑声,脸上仍挂着忍俊不禁的笑容。

快到炼丹房时,意外的事发生了。
胧依然想着那只猴子来天宫后发生的一些趣事,没注意到脚底下突出的石头,一个踉跄,“啪-”,花瓶从胧失手滑落,摔个粉身碎骨,瓶里的水迅速蒸发,消失的无影无踪。
“娘子,你……”昽脸色苍白,语无伦次。
胧呆呆地望着地上一摊花瓶碎片,脸色比昽还要白一百倍。

“唰~”炼丹房的拉门被拉开,太上老君走出来。
“刚才我听到动静,估计是你们来了,果然是你们呢”太上老君边捊着白胡子,边说。
太上老君望着脸色发白的昽和胧,低头瞥到花瓶碎片,心中明白八九分。叹了一口气,边抬头边说:“是谁?”
昽护妻心切:“太上老君,是我。”
太上老君望着昽,转头望着胧,缓慢闭眼说:“你们什么都不用说。天规你们是明白的。”
太上老君叫了二郎神,把昽和胧带走,关押在天狱中。

几天后,天宫大庭。
昽和胧跪在大庭中间,前面坐着玉皇大帝和王母娘娘。周围坐了天界有名人士,太上老君和二郎神也在现场。
太上老君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向玉皇大帝禀报,在座的各位议论纷纷。
玉皇大帝问:“那个花瓶这么重要?为何是整个炼丹过程中最关键的一环呢?”
“重点不在花瓶,而是花瓶里的水。”太上老君缓慢道来,“这水,不是一般的水,它采自人间,是人们的泪水,而且必须是发自内心痛苦的泪水,喜悦等正面情绪产生的泪水是无效的。”
“哦。”王母娘娘点头应了一声,表示让太上老君继续说下去。
太上老君清了下喉头,继续说道:“虽然花瓶很小,里头的水不多,但它们几乎是人间所有痛苦所产生的泪水,只有这样的泪水,才能保证炼丹成功。由于这不是一般的水,需要特殊的容器来装盛,我特地向观音菩萨借来两只花瓶,别看它体积小,容量几乎是无穷大。”

判决下来了,胧被判死刑,昽官职降三级,玉皇大帝生日宴会结束后执行。
生日宴会开始了,天界所有的有头有脸的人士都被邀请到天宫,欢喜共同庆祝,除了两人闷闷不乐:昽和胧。
自从胧要被处死时,昽心中就打定主意:带胧离开天界,躲进人间。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好在因为生日宴会的举办,天狱戒严程度没有以前紧,以昽一人的力量,顺利的话应该可以带走胧的。

打晕天狱守卫,解救胧,事情很顺利。按照计划,他们要去马厩偷两匹天马,逃离天界。
悄声无息地来到马厩,解开其中两匹天马的拴绳,安好马鞍时,背后传来声音:“谁在哪儿?”声音不大但威严,把昽和胧吓个半死。
昽和胧不约而同转过身,弼马温扛着金箍棒站在身后,盯着他们。
昽和胧暗叫不好,心里明白以他们两人的力量,硬拼绝不是弼马温的对手。
昽心里直叫苦:他怎么会在这儿?他不是去参加玉皇大帝的生日宴会么?难道天要亡我也?

“哦,是你们啊,你们在干吗?”弼马温认出他们后,语气没那么硬,但金箍棒依然架在肩上。
事至如此,昽和胧不得不一五一十地交待,然后坐等弼马温把他们押送回天狱。
弼马温听完后,收起金箍棒,说:“你们的事情,我听说了。这事犯得着死罪么,我让你们走。”
昽问弼马温为何在这儿,弼马温说看守马厩而已,有什么奇怪。昽说今天是玉皇大帝的生日宴会,怎么不去参加。
弼马温大惊,说:“今天?不是明天?混蛋,居然不让我参加。我马上去那里大闹一下。”

弼马温挑了两匹最好的天马,牵给昽和胧,说:“你们快走吧,老孙不送你们了。”
昽和胧千恩万谢地接过牵绳,跨上马背,跑出没多远,背后传来弼马温的声音:“等一下。”
昽和胧勒住马,弼马温来到他们身边,问:“弼马温在天界是多大的官儿?”昽和胧如实告诉他是天界最小的官儿。
弼马温抓着腮帮子:“果然是这样。”

话音刚落,炸雷般的声音从天空落下:“原来你们在这儿,好大胆子,乖乖受擒!”
这声音之大,把他们三人吓了一跳,仰头一看,是二郎神带着哮天犬飘过来。
弼马温见状,连忙说:“你们快跑吧,这厮就让俺老孙来玩玩吧。”

昽和胧策马奔腾,转头喊:“齐天大圣,此生大恩大德,我们终生没齿难忘。”
齐天大圣背对他们,从右耳掏出金箍棒,挥动几下,表示回应,然后跳向天空,向二郎神飞过去。
二郎神见状,严声厉色道:“弼马温,你这么做,在天界是要犯……”
话还没说完,只见金箍棒“呼”地朝他扫过来,二郎神连忙架起三尖两刃枪挡住,大怒:“沷猴,休得无礼。吃我一枪。”
“来来来,陪俺老孙玩玩。”齐天大圣侧身一躲,举起金箍棒劈手就打。
哮天犬狂哮几声,朝齐天大圣扑过来。

昽和胧伏在狂奔不己的马匹身上,回头望向天空。
“相公,孙大圣不会有事吧。他一人要对付二郎神和哮天犬…真的不要紧吗?”
昽没说话,只是呆呆望着天空,天上快速移动的三个黑点越来越小,直至消失看不见。
胧见相公没回应,于是不再看天空,心中默念:对不起,以前不该叫你猴子,以后我会尊称你为齐天大圣。

 

(二)

“卖包子喽~一文六个”“新鲜出炉的馒头,一文十个”
小贩们的吆喝声,此起彼伏,给这条小街带来今晨的活力。
“娘子,你还好么?”昽关心地问身边的胧。
“还好,只是不太适应这里的人间,”胧边吃包子边说,“人间和天界有很大不同,我想再过一段时间会好起来的。相公不用太担心。”
“那我就放心了,包子味道如何?”昽问。
“有点特别,虽不能和天界比,但也算不错,没想到人间有意思的东西真多。”胧笑着说。
“多亏齐天大圣,我们才得以顺利逃到人间,不知大圣现在怎么样了。”昽神色黯然地说。
“齐天大圣不会有事的,那场打斗你也看到了,不分伯仲呢。”胧吃完包子,用手帕擦擦嘴。
他们来到人间已有一年,此时天界才刚度过一天,正是“天上一天,地上一年”。

昽和胧手牵手在小街上,漫无目的地逛着。
一名乞丐来到他们面前,索要钱财。胧见他可怜,就给了一文钱,等乞丐走后高兴地说:“相公,我在人间又做了件好事呢。”
昽一动不动的站着,等乞丐从眼前消失后,转头盯着胧。
“相公你这样子好怪,怎么啦。”
“我们…我们暴露了。”昽的声音在颤抖,“刚才那个乞丐不是人间的人,是天界的人。虽然伪装的很好,但我仍感觉到。”

天宫大庭。
二郎神抚摸着手腕,手腕不时有轻微酸痛感。
“这野猴子,本领不小,比想像中还要难缠。”二郎神回味着昨天的打斗,哮天犬因受伤不得不休养。
“报告。”探子的声音把二郎神从回忆拉回到现实中。探子把人间的情况如实上报给二郎神。二郎神听取探子报告后,就让探子先下去了。
“伪装这么久,总算找到了。”二郎神喃喃自语,继续抚摸着手腕。

“如果不出我所料的话,他们应该很快就要来到人间,很快。”昽眉头紧锁。
“那怎么办?在天界有齐天大圣帮忙我们才得以逃脱成功,可是在人间,没人帮我们。”胧情绪低落。
就这样,这对夫妻心事重重地在街上行走。

他们经过一间大宅,门口顶上挂着牌匾,上面烫着大大的两个金漆字:宋宅。
门前有很多轿夫,抬着各种各样的箱子,排队走进大宅里。
胧感到好奇,随口问路边的行人。行人说这家宋宅男主人刚刚得了一儿子,五十岁才得子,不容易,门外的是把各家的祝贺之礼抬进去。

昽拉着胧的手跑到人少的地方,低声道:“他们来了,就在附近,而且…里面有二郎神,他亲自率领天兵神将来捉我们。”
“我们今天就要被捉吗?”胧绝望地看着昽。
“我有个想法,虽然有点不人道,但能救我们两人的命。”昽凝视着胧,“还记得刚才那家宋宅吗?他们刚刚得了一个男孩,我觉得这男孩很特别,如果我们躲进他身子里,二郎神和天兵神将应该不会发现我们的。”
“不人道?”胧疑惑地问。
“我们打算钻进他耳朵里,我进他左耳,你进他右耳。人间有个说法,‘男左女右’,虽然我不懂为何有这种说法,但它一定有它的道理。进去后,这男孩双耳就会暂时丧失听力,”昽继续说道,“不过只要危险过去了,我们出来,这男孩听力会恢复正常的。”

“哇~”一声婴儿啼哭声从宋宅的一间卧室传来。奶娘连忙从床上抱起婴儿,轻声哄着。
奶娘发现婴儿左右耳有透明的不明液体流出,于是掏出手帕擦干净,然后掀起上衣,开始喂奶。
婴儿吃完奶后,心满意足地睡了。

几年后,宋宅。
宋宅男主人对算命先生说:“这个有办法解决吗?”
算命先生提起毛笔在一张宣纸上书写一个大大的“聋”字。
“这是什么字?”男主人问。
“同‘龙’,聋。”算命先生回答,“上半部是什么,下半部是什么。”
“龙,耳。”
“对,正如字面所示,‘龙’在上面压着下面的‘耳’,这是‘龙压耳’,”算命先生不紧不慢说道,“因为耳里进了龙,所以才致聋。”
“那有什么办法把龙赶走?”
“赶走?不怕惹天怒吗?龙是一种象征,就一直让它呆在你孩子身子里吧,它会保佑你孩子一辈子。”

 

(三)

唐僧成功取经归来,一路所到之处受到当地群众欢迎。
唐僧一行经过宋宅时,宋宅跑出一名青年,看起来约莫二十岁。后面的佣人不停喊话,但他没止步,依然去看热闹。
这名青年挤进人群中,为了一睹唐僧一行四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走在最前面的孙悟空,牵着白龙马,唐僧在白龙马马背上向群众作揖表示感谢。跟在白龙马身后的猪八戒则在人群中扫描那些漂亮的姑娘,沙僧垫后,挑着盛满从西天取回来的经书的担子,担子看上去沉甸甸的。
虽然大家有所耳闻,但亲眼目睹他们的样子,不免还是发出惊讶之声,有的小孩还当场哭起来。

青年看的津津有味时,孙悟空看到那位青年,转身对唐僧说:“师父,俺想和他说说话,去去就回。”
唐僧同意了:“好,别吓着人家。”
孙悟空走向到青年,青年身边的人畏惧齐天大圣的样貌,纷纷走开保持距离,只有青年驻足不动,静静等大圣走过来。
大圣来到青年面前,笑着没说话。青年觉得站在他面前的大圣有一种亲切的熟悉感,但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青年此时双耳产生耳鸣,嗡嗡地响,响声越来越大,有点不适,但他忍受着。
大圣伸出毛绒绒的手,青年也伸出纤细的手,两手握在一起。耳鸣消失,青年感觉好多了。
虽然青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怕齐天大圣,也不知道为什么要伸出手和他握手。
青年知道的是,握手一刹那间,感觉是多年未见的老朋友见面后的握手。

后来当地在青年的资助下,建成了齐天大圣庙,供人们进庙烧香。庙里不定期搞慈善活动,给穷苦人民免费分发衣物和米粥。

 

后记

写这篇文章,算是呼应十年前的文章《雨的由来》。《雨的由来》中的泪水,是组成花瓶中水的一部分。故事很简单,就是讲解“聋”这个汉字的由来。
这故事的构思,多年前就有了,一直没提笔。我有个习惯,有什么构思或想法,及时写在电脑里的记事本,一句话也好,几个词汇也好,这样以后不会忘记。就像这篇《聋的由来》,当初的构思是:两条龙,一公一母,因触犯天规,被天神追杀至人间,钻进一男孩双耳自保。不得不说,把一句话扯成四千字,没想到我挺会扯的。
《聋的由来》还不是很完善,有一些地方是硬伤,以后有空再慢慢完善。呃,就这样吧。

发表评论

①对话的目的是寻求真理,不是为了斗争。②不做人身攻击。③保持主题。④辩论时要用证据。⑤不要坚持错误不改。⑥分清对话与只准自己讲话的区别。⑦对话要有记录。⑧尽量理解对方。——哈维尔《对话守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