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仍然生活在邓小平时代——《邓小平时代》读后感

傅高义的《邓小平时代》,我看的是香港版,全书六十五万字。大陆有简体版出版,全书五十九万字。作者写此书花了十年,译者翻译此书花了两年。

这书和《宋徽宗》(读后感)一样,是美国人写给西方读者看的人物传记。它们的视角和写法相似,尽量做到客观的平铺直叙,努力去理解他们各自在当时情况下为何做出那样的决策。

看完《邓小平时代》,又去看邓小平小女儿邓榕著作《我的父亲邓小平》。它很好地弥补《邓小平时代》中所缺失邓小平留学生活和家庭生活的细节。

名字

邓小平这名字,不是真名,是地下工作需要所使用的化名之一,一直用到去世。

根据祖先立下的取名字辈:以仁存心,克绍先型,培成国用,燕尔昌荣。邓小平父亲邓昌给他起名为“邓圣”。上私塾时,私塾老师觉得这名字不好:孔子尚且为“圣”,你怎么能为“先圣”呢。于是给他改名为“邓希贤”,这名字一直用到国外留学。

除了这三个名字,邓小平还用过邓斌等若干化名。这些名字放在一起看,“邓小平”显得平淡无奇,过眼即忘。有人认为这名字适合邓小平,因为他身材矮小,梳着平头。

外交

建国后,邓小平是第一个正式访问法国、美国、日本的中国领导人,第一个在联合国大会上发言的中国领导人。

法国是邓小平留洋求学的第一个国家,在那里度过一段时光,并接受共产主义的影响。法国是中国建国后第一个建立正常外交关系的欧洲主要大国(法德英西)。

为了中国美国关系早日正常化,邓小平接受美国的建议,放弃先谈好台湾问题再谈中美关系正常化的策略。邓小平说,至于台湾问题,就交给后人去处理,他相信后人的智慧与能力。

为了引进日本先进技术,帮助中国现代化发展,他踏上日本国土。不仅是第一个踏上日本国土的中国领导人,也是第一个会见日本天皇的中国领导人。他说,“我们两国之间虽然有过一段不幸的往事,但是在中日两千多年友好交往的历史中,这不过是短暂的一瞬。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我们要积极向前看,从各个方面建立和发展我们两国的和平友好关系。”

联合国大会上,邓小平承诺,“中国不会称霸”。

一国两制,不是邓小平首先提出,是周恩来。澳门回归中国时间晚于香港,但前期准备工作完成度却早于香港。

经济

国际上称邓小平为改革开放总设计师,书中特意提到大家不太知道的一点:经济改革开放这一思路,不是邓小平首先提出,是华国锋。邓小平负责排除万难,推进改革计划。深圳特区和上海浦东特区,是邓小平的经济改革成果之一。

书中还提到,尽管经济改革上取得巨大成功,但它仍然不是邓小平的强项,军事和外交才是他擅长的领域。

退休

邓小平一生从未担任过国家主席,也未担任过中共中央总书记,只担任过国务院副总理和军委主席。

早在1980年,邓小平就着手开始计划老干部退休计划,即废除干部领导职务终身制,建立硬性退休制。为实现这一计划,邓小平花了十年左右培养合格接班人,于1992年自己带头与一批老干部共同退休。邓小平女儿邓榕说,“他退休了,目的是让中国废除封建的终身制,让年轻人来接班换代。”

邓小平给自己安排接班人 J ,和一群老干部共同培养与扶植接班人 H ,作为 J 的接班人。他们三人,共同创造中国建国后发展史上的黄金四十年。

我想到《三国演义》中一个情景:诸葛亮临死前,下属问诸葛亮你死后谁能继承你,诸葛亮说蒋琬。又问蒋琬之后呢,诸葛亮说费祎。又问费祎之后呢,无回复。众人上前一看,已归天。

逝世

邓小平1997年2月逝世后,按照他的遗愿,眼角膜被捐出,内脏被捐出供医学研究,遗体火化后骨灰撒向大海。邓小平信奉马列主义,是纯粹的唯物主义者,认为人死后什么都没有。

低调

邓小平平时沉默寡言,工作上必要文字记录以外,几乎不留私人文稿。很少回忆自己的过去,也不把工作上的事说给家人听。这给邓小平的政治敌人很大困扰,无法抓住其把柄和污点。也给傅高义著书《邓小平时代》带来挑战,不得不借助第三方资料和第三方见证人来撰写。

邓小平反感个人崇拜,公共场合基本不放他的塑像,人们家中几乎不悬挂他的画像,很少有歌颂他的戏剧和歌曲。除了老家四川广安的故居纪念馆,其他地方没有纪念堂。故居纪念馆,是在邓小平去世多年后征得家人同意后建立。他生前不写自传,不赞成他人给他立传。邓榕在其著作《我的父亲邓小平》中多次抱怨父亲几乎不讲往事,问了也不讲,只好自己查资料并询问曾与父亲共事的人。

他不张扬的性格,深深影响国家的发展方针:不露锋芒低调内敛韬光养晦。这些特征,向来被中国人奉为处世哲学上策。他的两名继任者很好地继续执行这一发展方针。

小结

《邓小平时代》把邓小平的功过是非全写上,这让邓小平形象饱满立体,有血有肉。读到书中对邓小平过与非的描写,我会停下来,思考有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最后发现在当时的情况下,某种意义上,邓小平作出的决策也许不是最好,却最能解决当前的问题。有些事情,比想象中复杂得多,已经不能简单地用对错或是非来定义。至少,他做到了“在其位,谋其政,行其权,尽其责”。

至于后人会如何看待他,邓小平说,“如果我死后人们能给我三七开的估计,我就很高兴、很满足了。”他认为不管什么人,只要做事情就会犯错,能做到七分正确就不错了。历史没有如果和假设,但如果让谁去面对邓小平曾遇到过的问题,不一定会做得比他更好。

内忧外患,动荡不安,满目疮痍,百废待兴,面对中国这样一个烂摊子,邓小平1978年开始正式接管时已是74岁高龄的老人,留给他的时间并不多。在极其有限的时间内,邓小平让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邓小平对中国的改革远远未完成,如果他再年轻一些,领导时间再久一些,中国最终会变成什么样子,没人能想象,遗憾的是年龄不允许他继续干下去。回头看中国现在各个领域,政治、军事、经济、教育、文化、外交、农业、工业等等,邓小平的改革痕迹无处不在。《邓小平时代》译者冯克利指出:

其实从很大程度上说,我们仍然生活在邓小平时代。

 

拓展阅读:

《邓小平时代》译后感言——冯克利

发表评论